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评论资讯财经华人台湾香港城市历史社区视频云南新加坡德国荷兰滚动
海外网 > 图片 >  > 正文

独家揭秘郑州癌症旅馆:农村患者蜗居每天面临生死抉择    (1/8)

查看原图 2015-04-20 11:20:28来源:海外网
独家揭秘郑州癌症旅馆:农村患者蜗居每天面临生死抉择
返回列表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图集已浏览完毕 重新浏览

2015年4月19日,据河南商报报道,以郑州市纬五路东明路口为中心,聚集了河南省人民医院、河南省肿瘤医院和河南省胸科医院三家大型医院,周边交通便利,人流如潮。

隐藏在楼宇中的家庭旅馆、城中村里行将废弃的高楼,有人称之为“癌症旅馆”、“癌症楼”。
农村来的患者大多蜗居于此,或几天,或长达几年,生命在此得到延续,也可能在此陨灭。没人说得清,在这儿,希望和绝望谁能打得过谁。公用的厨房。他们会趁中午去买些便宜的青菜,回来一起做饭。新住进来的租客,没人知道能住多久。

住在里头的人只期望,吃好、睡好,好对抗医院的仪器针头。单单看去,每个人的故事都是场灾难,但当他们会聚在此时,反而成了最稀松平常的生活。河南商报记者走进“癌症旅馆”,探访这群被忽视的癌症患者。河南省肿瘤医院西门口,3元钱一碗的浆面条是陈麦妮的最爱,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吃多久。这次来复查,医生说,病情有恶化的倾向。吸溜了几口浆面条,陈麦妮掏出3元钱递给老板。她在等病友寇秀荣,说好在这儿见的,可她饭都吃完了,病友还没露面。陈麦妮和寇秀荣是在地下室旅馆认识的,俩人都不舍得多掏房费,就住在一张床上,从陌生到熟悉,谈起各自的病情和家庭时,两个女人的心连在了一起。

分布

处于权威治癌医院附近一间房价格从20元到100元不等

陈麦妮从浆面条摊前站起来,坐在路沿上,她也不清楚,8年来每次来河南省肿瘤医院检查,是希望多还是绝望多。“这儿很热闹,住的地方也多。”陈麦妮操着一口周口太康话,由于癌症的折磨,45岁的她看起来像60岁。中午,这里人流如潮,有人对她投以注视的目光,但几秒后就匆匆离去。这里住的地方的确不少。医院周围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宾馆、酒店,即使在白天,霓虹灯也在闪烁,一眼便能看到。繁华的街道背后,还隐藏着一些没有名字的家庭旅馆。
为了治病,许许多多患者及其家属常年在旅馆租住、流动,有人称这些旅馆为“癌症旅馆”。医院门前,从早到晚都有举着“住宿”牌子的揽客者,他们包下附近的一两套房,将房间隔成小间,按照旅馆的模式经营,一间房的价格从20元到100元不等。

房东

不缺住客,做这个生意,钱不能多收
找住处对陈麦妮来说,早已是轻车熟路。
8年前第一次做手术时,她就住在医院附近一条街的地下室里。
在这条距离河南省肿瘤医院大约300米、长不过500米的街上,有好几家旅店、餐馆、超市、通信服务网点……

蜗居

病人们在这儿吃饱睡足后迎接医院的仪器针头

陈麦妮说,她和寇秀荣就是在地下室旅馆认识的,俩人都被旅馆主人带到一所民房,因嫌价格贵,就搭伙住在一张床上,此后每次来复查,都相约一起。陈麦妮找到了环卫工指的那栋楼,门口一个男人说,“住满了。”
说完,他问旁边的男人,“你家还有没?”这家旅馆开在一楼,东西户他都包下了,隔成8个房间,有的房间放两张小床或上下床,就连半米宽的阳台也放置了两张木板当床,两人背靠背躺下后就无法翻身。旅馆还设有厨房,能做饭,不过,在里面做饭的并不多。“外头也不贵,不如出去买。”一名住客说。陈麦妮和寇秀荣准备住在这儿的地下室,一张床一晚20元钱,俩人均摊,地方虽狭小但也够住了。“以后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呢!”陈麦妮叹了一口气说。俩人安顿好了住处,地下室的灯光渐渐熄灭,其实,就算不熄灭,从这儿经过的人也很难注意到,原本放置杂物的地方,竟然还住着人。

夜幕降临,街上安静了下来,依然有新旅客往里进。旅馆的人们卸下一天的疲惫准备入睡,而病人也在这里吃饱睡足,再接着迎向医院的仪器针头。相比医院附近的“壕租”,为了省钱,更多的患者和家属选择3站路外的一个村庄安身,因为有栋楼最旧、房租最低,受患者青睐。
距繁华的曼哈顿广场(资料图库)1公里,距优美的金水河畔500米,藏身于这喧闹的村庄……60多岁的二房东,看着离“死亡”更近的租户,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便宜几十块钱租金。他说,有的租户已租了10年,一些租户走后再没回来。

(责编:庞晟)
分享到:  

评论资讯财经华人台湾香港城市文史社区视频专题滚动

新加坡德国荷兰云南红色投资中原书画丝路潇湘西博品牌健康八桂鲁东成渝赣鄱天山钱江食品旅游纸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