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评论资讯财经华人台湾香港城市历史社区视频云南新加坡德国荷兰滚动
海外网 > 图片 >  > 正文

63岁老人义养房东脑瘫遗子15年    (1/13)

查看原图 2015-03-25 10:01:05来源:海外网
63岁老人义养房东脑瘫遗子15年
返回列表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图集已浏览完毕 重新浏览

       2015年3月25日消息,山西省临汾市。

  一句承诺,让河南好人在山西坚守“托孤”15年。如今,当地县委书记答应帮他办理低保,安排住处和工作,这位河南老乡的“春天”即将到来……3月21日,本报报道了滑县老人在山西义养房东的脑瘫遗孤15年的消息,今天,记者再用文字和画面,为读者还原这位老人一天的真实生活。是的,这就是他的一天。

  “争取”来的福利

  3月间一个平常的日子,山西省浮山县灰蒙蒙的天空虽然飘洒着一星半点的雨,但阳光正等待着出头的时机。时令还有两天就到春分了,龙抬头的日子也即将到来。对于63岁的程相前来说,他人生中漫长的冬天看来就要过去,真正温暖的春天就在眼前。

  3月19日晚上8点多,程相前骑着他的二手三轮摩托,载着宋文山回到位于浮山县老物资局院内的家中。程相前吃力地将宋文山连同轮椅拖了下来,推进屋子,开始着手准备晚饭。

  程相前好久没出过远门了,因为带着他照顾了15年的脑瘫患者宋文山离开县城,确实很困难。而当天,他们是去距离浮山75公里外的绛县迁户口。

  从二十多岁倒插门至绛县,程相前的户口就一直留在当地。后打工到浮山至今,16年里,老程一直没有在浮山落户。

  今年春节前,程相前照顾房东脑瘫遗子15年的故事无意中被发现,随后被山西媒体公布。

  3月18日,浮山县委书记孙京民去看望了他们,当问及有什么需要帮助时,宋文山抢先开了口。

  “我跟书记说要给俺叔办个低保,他到现在也没有低保。”宋文山说完嘿嘿笑起来。因程相前的户口不在当地,所有一直无法办理低保。

  “本来今天派出所所长要陪着一块去绛县迁户口办手续,太麻烦他了,干脆我带着文山骑车去。”程相前说。

  县委书记除了答应帮老程解决户口,还将让他带着宋文山搬进县敬老院,并给老程安排到绿化队工作。而这些,都是面对县委书记时,宋文山为“叔叔”争取来的。

  平常的一夜

  晚餐很简单,一小锅疙瘩汤,就着几天前剩下来的芹菜,程相前一口一口喂给轮椅上的宋文山,而那些芹菜是前几天老程在菜市场捡来的。

  在这个不足10平方米的“家”中,白色的墙皮大部分已脱落,19英寸的二手彩电和房顶的白炽灯泡,是家中仅有的家用电器。屋子虽然凌乱却很干净,里面并排放了两张床,大床是宋文山的,程相前睡小床,这样文山夜里翻身能有足够的地方。

  这个漏雨的房子,是三年前程相前租下的。屋门板少了一大块,夜里风呼呼地往里灌着。一只流浪猫蜷缩在小床的一角,老程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在屋里安了家,每天夜里都和他“同床共枕”。

  晚饭吃罢,程相前开始让宋文山喝酒,因为这样有助于他的睡眠。

  宋文山从小就在轮椅上长大,肌肉和骨骼从不能活动,一到晚上,就浑身疼痛,不能入睡。

  多年来,宋文山一直是用安眠药来帮助睡眠。前些年安眠药还好买,一瓶五毛钱,但现在归为处方类药物,不好买到,因此只能用酒精来麻痹催眠。

  每晚,宋文山都要喝到8两酒才能入睡。床下那13块钱一瓶4斤装的二锅头,够他喝5次,而老程一滴也舍不得喝。

  “这是县文联的程主席送来的好酒,床上那新被子也是他给的。”程相前说。而在程相前床头的墙上,写着很多电话号码,他还有一个笔记本,上面也记了些名字和电话。

  “这些都是帮助过老程的人,老程让他们留下电话和单位名称,想有一天报答他们。”浮山县文联主席程东晓说,最近来看老程的人不少,但他把每一笔账都记得很清。

  老乡的分担

  即使晚上喝了8两酒,宋文山还是睡不好,他只要一“哼唧”,程相前便知道他要翻身,一晚上得翻四五次。而第二天宋文山仍会早早醒来,每天只能睡5个小时。

  屋子里不通水管,早起后,程相前第一件事就是掂 着水桶去家对面的县水利局打水,然后扶宋文山坐上轮椅,为他洗漱,开始一天的生活。

  屋外的空地上,堆满了老程的“战利品”,废纸箱、瓶子、垃圾……那台他曾赖以谋生的二手爆米花机,在去年的11月底也终结了生命,安静地躺在地上,这使老程如今每天只能以拾破烂谋生。

  早上7点多,程相前骑着三轮摩托上街买菜,他中午准备给宋文山做顿“大餐”。而此时,另一个河南老乡骑着一辆二八自行车赶来了。

  “俺家是河南濮阳县的,我来浮山也14年了,老程外出时,一般都是我替他看一会儿文山。”58岁的朱俊钦以走街串巷磨剪子、菜刀为生,几年前,在街上认识了程相前这位老乡,二人逐渐相熟起来。

  “不是自己的儿子老程还能这样,我很感动,俺既然是老乡,就得帮他。”朱俊钦说,他的加入让程相前轻松了不少。如今给宋文山洗澡,都是两人一起架着他洗。

  不一会儿程相前带着“大餐”回来了,说是大餐,其实只有一块豆腐和4个馒头,而这样的菜对于老程和文山来说,显然要比喝疙瘩汤就着捡来的芹菜吃强许多。

  此时程相前一天的“工作”即将开始——把宋文山搬上三轮车,带着他走街串巷拾破烂。他仔细地在每一个垃圾堆中寻找着“宝物”,而宋文山安静地在三轮车上等待着。

  在一个又一个垃圾堆里寻找着,度过了一天又一天的时光。

  回家的路

  “我想回河南,还想跟着俺叔回滑县。”一见到记者,宋文山就吵着要回河南程相前的老家。

  离开河南将近40年,程相前从没回过河南老家,这成了他最大的心愿。“如果老母亲还活着,今年应该85岁了。”程相前说,自己不知道老家变成了什么样子,也不知道老母亲还在不在。

  其实几年前,程相前曾试图回一次老家。那年,程相前骑着三轮摩托带着宋文山,凭着自己年轻时对家的记忆,一路往河南方向行驶。骑了整整一天,两人到达了山西垣曲县。

  “夜里开始下大雨,旅馆的一楼住满了,二楼我又不能把文山弄上去,结果俺俩就躲到避雨地儿,在三轮车斗里睡了一夜。”第二天程相前放弃了回家的念头,又回到了浮山。

  直到记者此次采访时,老程才得知,其实过了垣曲县就到了河南境内的济源,再有200多公里,他就能到家了。

  “我要是不管他,一个人早回去了。”程相前说,宋文山无法坐大巴,上车、下车、解手都是问题,而自己每天又脱不开身,因此回家看母亲的愿望一直未能实现。

  如今拨打老程的手机,耳旁传来的铃声碰巧是那首《回家的路》。“回家的路,数一数一年三百六十五……回家吧幸福,灯火就在不远阑珊处。”

  今年春节,浮山县文联主席程东晓给程相前送来了一副对联,横批是“人勤早春”。读书不多的老程告诉记者,其含义是:“人只要勤奋,他的春天就会提早到来。”

(责编:庞晟)
分享到:  

评论资讯财经华人台湾香港城市文史社区视频专题滚动

新加坡德国荷兰云南红色投资中原书画丝路潇湘西博品牌健康八桂鲁东成渝赣鄱天山钱江食品旅游纸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