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评论资讯财经华人台湾香港历史社区视频云南新加坡滚动
海外网 > 图片 >  > 正文

地下管道施工:享受束缚中的自由

查看原图 2015-01-11 18:08:04   来源:海外网

2014年12月31日,广西柳州,郭小雄展在他位于工地旁的宿舍内。
返回列表
1 2 3 4 5
图集已浏览完毕 重新浏览

   

在广西柳州市南环路、鸡喇路上,每隔一段距离,就能看到一个大深坑。虽然道路在施工,但周边南来北往的车辆,依旧顺利通行,对交通影响并不大。但是就在大家脚下,深6-15米的道路下,却有众多工人在默默流汗。
    在黑暗狭窄的管道中,他们与泥水作战,既保证了保污水管道建设,也减少了对大家生活的影响。近日,记者走进地下管道,探寻他们不为人知的艰辛。
1 、工人瞬间变泥人
    2014年1月8日上午8时许,在鸡喇路的一处施工点,来自四川内江的工人童左兵与张何戴上安全帽和头灯准备下井。地面寒风刮过,市民都披着棉袄,带着手套。他们,上身仅着一件满是黄泥的外套,脚穿一双水鞋。
    “底下都是水,还热得很。”说完,两人沿着一把长长的铁梯子,下到6多米的深坑中。坑的直径也有6米,坑中满是泥水。
    坑底,沿着鸡喇路往两头延伸,各埋有一根混凝土管。随后,他们推上一辆小车,沿着管道往黑暗中走去。管道直径只有1.5米,身高1.7左右的两个汉子,只能低着头猫着腰前行。
    管道已埋了近120米长,越往里走,温度明显迅速升高。管道的尽头,就是他们的工作地点。因途中只有两盏灯,大多数地方都只能靠头灯照明。
    来到工作地点,童左兵手持风镐,启动后,使镐头不断撞松泥土。然后,张何把泥土铲入小车上,运往洞口。一车、两车、三车,每一车土被运出吊往地面时,他们连忙喝一口水,歇一歇,又立即返回管道中。
半小时后,两人脸上已出现了豆粒般大小的汗珠。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落到地下,与泥水混合在一起。
刚31岁的童左兵,已经在工地干了七八年。因地下管道实在太热,温度近30度,再加上都是力气活,工作一段时间后,两人不得不把外套脱了,赤膊上阵。
    来回与泥水打交道,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干净地,两人俨然变成了泥人。
2、辛苦换来影响少
    施工方北京城建道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南环路、鸡喇路、柳机生活区等处,正在进行污水管道施工,需要铺设3800多米的管道。这些地方交通繁忙,人口密集,地面建筑多,采取了这种少开挖的顶管施工方法,即先挖一个工作井,在井内借助于顶进设备产生的顶力,将管道顶入土中,并将土方运走。
    而这些工人的工作,就是将管道土方一点点清理运走,让管道一步步顶进。管道内工作,施工面窄,没办法使用机器,只有通过人工。真是这些工人们的辛苦,换来管道畅通,又少影响交通的双赢。
    就这样,两人一直工作持续到了下午3时。7小时后,他们才回到地面,穿上外衣,准备回家吃午饭。“途中吃饭,就耽误时间了。”童左兵说,他们两人每天需要让管道顶进一米多。下午3时后,还有另外一组人前来上班。既要完成任务,又怕耽误别人的工作时间,他们都是这样连着干。
    上到地面,两人都不禁咳嗽起来。说到辛苦,他们却不以为然。“井深,管小的,更辛苦。”
3、身材矮小是优势
    原来,在鸡喇路、南环路等周边区域,共有15个作业井在施工。管道的埋设,从6米至15米不等。
    在南环路上,10米的井下,来自湖南郴州55岁的郭小雄,正在直径仅80厘米的管道中作业。
80厘米可不是低下头,冒着腰就能进去的。只能蹲下慢慢前行,或手脚并用,撑着管壁爬行。郭小雄身高约1.6米,他却笑着说,这真是他最大的工作优势。要是换个北方大个子,蹲着也不一定能进去。
    因工作场地有限,管道里仅能容下一个人,碎土、铲土、推车,都只能一人独立完成。没有帮手,难度更大。
    10米井下,80厘米管道,再沿着路面延伸近30米。初次进入窄小的管道,记者明显感到空气更加闷热,呆不上十分钟,就要出去呼吸新鲜空气。郭小雄确摇摇头说:“没事,都习惯了。”本来可用抽风机,但是他拒绝了。
    管道太小,郭小雄使用的运土车,明显是其他车的缩小版。挖这样一小车土,他一人就要用上20分钟。将土运出,本以为他会深深懒腰,休息片刻。没想到,他居然趁着其他人吊土上地面的空隙,继续返回管道中。“我先挖一点,等下直接铲就快多了。”
    “蹲累了,就坐着,坐累了还可以趴着睡着。”可以随便蹲坐睡,郭小雄似乎很享受这种束缚中的自由。他坦言,一天之中,还曾连续4小时都没直过腰。
    至于有没有腰酸悲痛的毛病,郭小雄还是那句话“没事,都习惯了。”
4、互相按摩来解乏
    据悉,在管道内工作的工人,大多来自四川、湖南、云南等地,年纪20多岁到50多岁不等。他们大多都是独自来到柳州,妻儿、父母都在老家。
    因为工期紧,他们一般都是三班倒,除了上白班,还常会轮到夜班。“白天夜晚,管道内都有一样”,不管什么班,工人们似乎都没有怨言。
    “不累怎么可能。”来自四川的胡代凤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他在直径1.2米的管道内作业,既不是最宽的,也不是最窄的。但每工作1小时左右,他都要和另外一个工人出来透透气,活动一下腰腿。
    腰酸背痛肩累,下班就想着有人帮按按摩,捶捶背。“媳妇不在身边,只有兄弟们相互帮忙。” 
    别看他们穿的工作服脏,平时里也会穿上赶紧整洁的衣服,去市区逛逛街,买点水果。“就柑橘,便宜点。”就快过年了,其实大家都不舍得把钱“浪费”在自己身上,都想再多挣点多存点,回家过年。
    郭小雄说,如今儿子也在外工作,他现在做大的心愿,就是给儿子在老家建个房,儿子取了娶媳妇,他就安心在家抱孙子。
    像童左兵这样30岁左右的青年小伙,则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家立业,让未来的她不那么辛苦。

(责编:郝青)
分享到:

评论|资讯|台湾|香港|华人|国际|财经|娱乐|文史|图片|社区|视频|专题|滚动

新加坡|云南| 吉林|南粤|中原|书画|丝路|鲁东|创投|成渝|赣鄱|钱江|食品|旅游|华商|IP电视|纸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