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评论资讯财经华人台湾香港城市历史社区视频云南新加坡德国荷兰滚动
海外网 > 图片 > 正文

“越南新娘”回乡路

查看原图 2014-12-05 06:55:00  来源:海外网  
2014年11月19日,云南省昆明市,卢氏珍和江氏珠在车上聊天,车窗外的繁华并不属于她们。11月初,在得知庐江警方要对卢氏珍和江氏珠进行遣返的消息后,安徽商报记者在征得同意后,被允许与庐江县公安局的民警一道,全程体验遣返过程。 11月19日,安徽商报2名记者与庐江县公安局的2名民警一起,在合肥市拘留所接到了卢氏珍与江氏珠,随后前往新桥机场,并在云南省昆明市中转,并于当天深夜乘坐长途客车抵达中越边界的河口镇。 11月20日9点钟,中越边防人员在河口口岸办理了交接,卢氏珍和江氏珠最终顺利回到了越南。
2014年11月19日,云南省昆明市,卢氏珍和江氏珠在车上聊天,车窗外的繁华并不属于她们。11月初,在得知庐江警方要对卢氏珍和江氏珠进行遣返的消息后,安徽商报记者在征得同意后,被允许与庐江县公安局的民警一道,全程体验遣返过程。 11月19日,安徽商报2名记者与庐江县公安局的2名民警一起,在合肥市拘留所接到了卢氏珍与江氏珠,随后前往新桥机场,并在云南省昆明市中转,并于当天深夜乘坐长途客车抵达中越边界的河口镇。 11月20日9点钟,中越边防人员在河口口岸办理了交接,卢氏珍和江氏珠最终顺利回到了越南。
返回列表
12345678910111213
图集已浏览完毕 重新浏览

2014年12月3日消息。

19岁的卢氏珍(音)和22岁的江氏珠(音)是地道的越南姑娘,却在合肥相识相处了三个多月。令人唏嘘的是,两人都是被“人贩子”拐骗到庐江县的。近日,安徽商报记者通过深入采访,“零距离”还原警方遣返“越南新娘”的过程,全方位展现“越南新娘”的现状。

【案件】越南女孩马路上哭泣

8月20日下午,庐江县中医院附近,主干道军二路上,一个年轻女孩在路边嚎啕大哭。路过居民特意走过去询问,交流几句后,大家都傻了眼。原来,这个女孩说的话大家听不懂,看样子她也听不懂汉语。于是,有人打了电话报警。

很快,民警闻讯赶来,将女孩送往庐江县救助站。一开始,救助站工作人员以为女孩子是少数民族居民,尝试交流了一番,却毫无进展。不过,工作人员听了女孩子说话,“觉得好像是越南语”。于是,救助站又联系了庐江县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队。民警对女孩进行了查验,发现她身上没有携带任何有效证件。民警又尝试着询问了诸如“你能听懂汉语吗?”等问题,但女孩一直没有回答。

四旬男子带她到庐江

当晚7点多,民警从安农大请来了越南留学生小范,请他帮忙翻译。当小范张口询问时,女孩子顿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原来,她果真是越南人。

经过翻译,民警终于掌握了女孩子的情况。原来,她叫江氏珠,今年22岁,家住越南老街省农村。今年4月14日,在没携带任何证件情况下,江氏珠偷偷来到云南省河口镇,在当地打工谋生。期间,江氏珠认识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国男子,男子告诉她,要带她到中国其他地方打工挣大钱。两人在8月20日上午抵达庐江县城。可是,下车后不久,江氏珠就和男子走散了。于是,江氏珠就从车站沿着公路步行,一路走一路哭。

19岁女孩卖作他人妻

在江氏珠之前一个月,一个名叫卢氏珍的越南女子也因涉嫌非法入境被警方拘留审查。卢氏珍今年19岁,家住越南河内市的农村。4月8日,一越南男性朋友坦因(音)打电话给她,说要带她去另外一个地方打工,工资很高。当时,卢氏珍答应了。当天,她就和另外两个女孩子上了两辆摩托车,由坦因在内的三个男子骑车带她们去新工厂。卢氏珍记得,他们走的都是小路。大约4个小时后,她在路边看到有“中国”字样的牌子,才明白已经到了中国境内。卢氏珍说,后来她和另外两个女孩子分开了,被人带到了庐江县汤池镇,随后被卖给当地一个男子做老婆。在她的脑海中,她的中国“丈夫”矮矮胖胖,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印象。

7月18日,卢氏珍趁机逃了出来。后来,她在汤池镇街道上徘徊时,被警方发现后获救。

中间人将女子卖庐江

近年来,庐江县警方已经查处了多起越南女性非法入境的案件。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多名越南女子是被中间人诱骗、“人贩子”拐卖到当地的。庐江县万山镇居民丁某就是一名中间人。目前,丁某已被另案查处。综合调查情况和以往经验,民警判断,江氏珠和卢氏珍都可能是被人拐到庐江县的越南新娘。

【救援】历时数月核实好身份

由于两人均涉嫌非法入境,按照法律规定,将被警方遣返回越南。不过,一个难题在于,两人的身份一直没能最终确定。

相关负责人介绍,按照规定,在发现非法入境人员后,庐江县公安局要将其相关情况上报给合肥市公安局,进而再上报给省公安厅。随后,由省公安厅照会越南驻中国大使馆,请对方就非法入境疑似越南人员的身份进行核实,并将核实结果及时照会安徽省公安厅。收到照会后,越南大使馆再与其国内相关部门联系,核实人员身份。经核实后,如果该人员确实是越南公民,还需越南为其办回国证件,再由越南大使馆发接受函至安徽省公安厅。

据介绍,整个过程历时几个月。其中,卢氏珍因随身携带身份证,核实身份较为顺利。而江氏珠因没有任何身份证件,核实起来非常麻烦。

从何处来要从何处回

等到越南照会后,卢氏珍和江氏珠最终确认为越南公民。随即,庐江县警方决定在11月19日对两人进行遣返。由于卢氏珍和江氏珠都是从河口附近入境,因此也要从河口口岸被遣返回国。时间敲定后,民警开始制定遣返路线:先从合肥乘坐飞机直达昆明。随后,与当地边防总队办理遣送手续,拿到介绍信后再从昆明乘坐长途车前往河口口岸,最终交由双方的口岸边检人员进行交接。

出发

11月19日8点

感谢民警赠送衣物

早上,安徽商报记者与庐江县公安局的刘警官和吴警官一起,来到合肥市拘留所。办理了相关手续后,卢氏珍和江氏珠一脸兴奋地走出了拘留所。此时,两人穿着厚厚的冬衣和鞋子。卢氏珍汉语懂得稍微多点,她说,她们来到中国时,是炎热的夏天。后来,天气转凉后,拘留所的民警非常细心,给她们买了衣物。说话间,她指了指两人身上的衣物,比划着说,“是公安买的”。

候机

11月19日9点

用APP软件来交流

9点钟左右,我们抵达了机场。下车后,看到高大的候机楼,卢氏珍和江氏珠满眼都是新奇。“你的家附近有山吗?”记者试探着询问卢氏珍。可是,她摇了摇头,不知道什么是“山”。会不会有翻译软件?记者赶紧用手机查找了一番,果然找到了一款APP。在软件帮助下,卢氏珍终于明白了“山”的含义,点了点头。

飞行

11月19日10点

上了飞机有些紧张

我们乘坐的是合肥直达昆明的航班,飞行时间将近3个小时。上了飞机,卢氏珍和江氏珠有些紧张,小心翼翼地坐到座位上,又站起来看了看。很快,她们又有了新发现:空姐。起飞之前,空姐会提醒每位乘客相关的安全须知等事项。整个过程中,两人几乎都是紧盯着。 13点,飞机降落在昆明长水机场。

吃饭

11月19日14点

第一次吃云南米线

出了机场,我们打车来到昆明市东部汽车站。在这里,我们将转车前往河口口岸。此时,大家早已饥肠辘辘,于是我们找到了一家米线店。几分钟后,服务员端来了6个大碗,里面盛着大半碗肉汤。随后,服务员又陆续端来了米线、鹌鹑蛋等,将桌子摆放得满满的。卢氏珍说,这是她第一次在中国吃米线,“很好吃”。

辛劳

11月19日15点

怕呕吐要了塑料袋

这一天,我们的运气很好。汽车站的工作人员说,当天下午,车站临时有一趟加班车,15点发车。于是,我们赶紧买了票,急匆匆地上了车。在车门口,有一大捆红色塑料袋。江氏珠看到了,迅速拽下一大摞。从昆明到河口也全程耗时6个多小时,这对于晕车的卢氏珍和江氏珠无疑是很大的考验。很快,两人又陆续开始呕吐,先前拿的塑料袋都用光了。 21点左右,长途车终于抵达了河口镇。

曲折

11月19日21点

第一次交接没成功

下了长途车,我们又抓紧时间前往河口口岸边检站。我们到达边检站已是21点半。记者了解到,河口口岸会在23点关闭。民警将卢氏珍和江氏珠的相关材料交给边检人员。随后,他们转身出去,“我们要先与越南边检口岸的工作人员联系,约定好时间”。大约半个小时后,边检人员回来了,带来的消息却稍稍让人有些失望,“越方说交接安排在第二天早上”。

休息

11月19日23点

深夜吃到了菠萝饭

无奈,我们只得离开口岸,在边检站附近的一家宾馆住下了刘警官和本报记者外出吃饭,而吴警官要和两个女孩子留在宾馆。此时,已经是23点多了,河口镇上的店铺都已经打烊。我们在找了几条街,才找到了一处夜市,最让记者好奇的是一种名叫菠萝饭的主食。老板说,这是用工具将菠萝挖出来,把米填进菠萝壳内蒸熟。我们点了6份菠萝饭,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半个小时后,我们回到宾馆,将3份菠萝饭交给早已饿坏的吴警官和两个女孩。

值班

11月19日夜

两位民警守护一夜

这一夜,两位民警几乎没有合眼。当晚,民警为卢氏珍和江氏珠开了一个标间。遣返过程中担心发生意外,刘警官与吴警官协商后,制定了一个排班表:刘警官上半夜值班,吴警官下半夜值班。第二天7点钟,记者起床后,遇到了两位民警。此时,他们已经洗漱完毕,但黑眼圈依然非常明显。

交接

11月20日9点

一声谢谢挥手道别

9点钟,卢氏珍、江氏珠在民警和本报记者的陪同下,来到了边境大桥上,在桥中间的边界线旁停下脚步。与此同时,越南两名边检人员也走过来。 10分钟后,一切妥当,卢氏珍和江氏珠提起行李,踏入了越南的国土,并挥手和大家告别。

(责编:郝青)
分享到:

评论资讯财经 华人台湾香港城市历史社区视频专题滚动

新加坡德国云南 吉林 红色学习 南粤中原书画丝路潇湘西博品牌鲁东创投成渝赣鄱钱江食品旅游纸媒